Magic Leap创意总监Sean Stewart:VR叙述是完全的革命

来源: VR网 作者:ww 阅读:216 2018-06-27

  6月23日-6月27日,2018青岛国际VR影像周——砂之盒沉浸影像展拉开了序幕,VR网受邀来到了现场。影像周期间,成立了“全球沉浸影像合作联盟”,并举办了砂之盒颁奖礼,评选出最佳交互体验奖、最佳 360 叙事奖、最佳沉浸营销奖、最佳沉浸艺术奖和砂之盒最佳作品奖五个奖项。

感谢砂之盒沉浸影像展策划人楼彦昕,使我们得以在影像周期间体验到许多优秀的VR作品,后续VR网也将对本次活动体验进行详细报道。

  6月26日上午,VR网倾听了Magic Leap创意总监、星云奖科幻作家Sean Stewart发表的主题演讲,VR网现整理编辑如下:

  我叫Sean Stewart,我以前是一个科幻小说作家,但是我经历了一些事情,就开始写不同种类的作品。我认为艺术就像烹饪,这就是我们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但是我的想法有所改变,现在艺术更像是跳舞,在跳舞的过程中,我们通常认为男士应该引领女士。我们在邀请其他人跳舞的时候,通常会说你愿意与我跳一支舞吗?为什么我们的观众变成了我们伙伴?另外,我们如何提供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又不破坏我们的故事?

  其中的第一部分,如何让观众不再那么被动来积极参与呢?首先我想讲的是确保大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也就是与观众的关系的改变。我想我们总是在谈故事的角色,当然这是很容易的,看看JK罗琳的这个,也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当然是某种程度上。当然,在前五册有71万字,当然这个是各种版本的,如果您看看科幻小说,当然这个不是最大的,是不是有哈利波特这样版本的不同呢?有四分之三是网站上,也就是哈利波特的版本是完全的,JK罗琳的版本,实际上关于哈利波特她只写了大概50%,也就是人们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大概只读了50%,她并不能控制这个世界,或者说就像控制她自己的世界。她已经把这个能力传达给了观众,也就是说人们怎么能阻止这种传染力呢?是的,我们阻止不了,事实上艺术家都是有传染力的艺术家,所以技术能改变观众。

  这是第一部分,观众看节目的时候一直在说话,24小时节目做了一个试验,过去一天里你们谁看过微信?谁在推特上推过一些微信上所说的东西?过去24小时在这个会议上的内容,你们看到过吗?我们一直在谈,现在有些人有些很快的趋势,我们现在用PPT也是,都可以同时出现在别人的手机上。比如说一个有意思的画面,我们可以把它切成45块,让它在世界各地上进行传播,付费的,人们再把它组装起来,在阿姆斯特丹、纽约都可以重新组装起来,这就是网络的意思。它的意思是创作者说你不会再一个人和一个鱼说话,你总是在和一群人说话,你有设计的观众,但你有知道观众的实质是在改变的。

  今天的这个娱乐场合,就是说在吸收观众的反馈,是的,你在看我怎么做,我也是看你怎么反馈。手机、平板都有这个触屏,都有这个契合。这是不是很糟糕,或者很先进?我们现在能做的都是这么容易,接收和反馈。观众也会偷,今年推特上已经推出了大概500亿美元,输在了盗版上,就是在音乐和电影上,很容易去偷一些东西。

  但是去偷这个体验却是很难的,这就意味着有不断的压力,跟盗版相比,体验是更有价值的,所以我们出了这些唱片集,加了一些新的内容,它们确实在过去三十年间改变了很多。现在艺术家有一些新的信号,因为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赚得利润的地方,所以让音乐家的体验,或者音乐会的体验,这个是无法去盗版或者作假的。我们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所有的这些平台,我们现在如何让观众产生更大的参与和影响呢?我们需要去经历这个,创作一些能够体验的内容,观众愿意付钱。所以在任何艺术形式上,大家都可以有更多的体验经历。

  包括故事的叙述,人们总是在跳舞,这是一个传统,这是大家很常见的,我们还有比如说芒果,还有在剧场的这些经历,你如何遇到更多的人,去体验更多的。这是印第安纳琼斯所写的,我们在做很多VR体验的脚本,实际上很多人都是从来没做过的,所以我写这个是想跟大家学习的。

  这是一个非常迷幻的游戏设计者,人们喜欢,他们确实为之愿意投入很多,在过去这些年。有时候可能是一些悲剧,或者喜剧,所以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能够有能力控制它们。

  我有几个想法,关于我有一些比较难的经历,也就是让大家去学习跳舞,但是它也是在特定的背景下,我也可以深想我的故事,讲讲我的女儿吧,她是在去年做的这张图,她就像大家一样。

  我很了解中国,当然对中国来说这个数字很小,对大家来说,在美国来说,这个数字是不一样的,其实也是很小的,占的面积和范围。在2001年有人来跟我说,我是不是想当一个作家,写一个虚拟现实的作品,因为它需要一些收入。我跟他谈了很多,非常真心的谈话,后来我们就同意了。最后我结束的时候就开始写作,是一个可替代的现实游戏,叫ARGs。是的,我们有一系列的事情,我们把它们放在一起讲一个故事,在屏幕上投射出来,就像这样一样,替代的现实游戏也是这样的,它是一系列的故事,我们把它投射在你的生活当中。

  我想给大家举个例子,这是我们建的第一个,这是一个开始。这是一个网站,这有一个女士,她的工作是一个理疗法,给机器人做的,你到给机器人理疗的网站上,实际上它有很多的网、电话号码,当然在二零四几年的时候可能不存在,他们可能说我现在不能跟你说话,我的朋友正在参加葬礼,现在没法跟你说话,这就是戏剧的主要内容。我们再另外看一下,如果他是很舒服的游泳者,但实际上也是很难在屏幕上回答这些问题。当然我们知道这些场景的发生,就不用管它,比如说这些故事,你是穿着睡衣在上海、柏林,在阿姆斯特丹或者俄亥俄州,您总是可以接触触屏来保持事实的同步。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我们不断地谈艺术和观众,虚拟现实我相信它是一个正式的叙事故事,也就是网络上可以做的,网络区别不开这些场景、音乐,他们有的时候是需要来融合的,这种叙事在早先的时候我们就放个电影,让人们来看电影,这个内容是中心。当然这是一个完全的革命,也就是观众就是中心,我们用各种内容来接近他。但你知道我们如何回来跳舞吗?我们不仅仅是做食品,我们还有让这位女士高兴,是吧?

  一个重要的有意思的关于叙事,因为它超越了网络,超越你的生活,这是很个人的,很个性化的。您可能会有一个堂兄在另一个城市,他实际上真的未必看,但是你给他发了这个文本,发邮件什么什么的,那么这个角色在现实当中就像谈话,就像在身边一样。我所谈的这个游戏,早先这个主角是由奶奶抚养的,在这个故事里面他六个星期之前死了,所以我看看收件箱,看看这个角色,有数千个慰问的邮件。他们说我非常抱歉您去世了,我是我奶奶养大的,或者我母亲上个星期去世了,我也是经历了你体验的同样的感觉。这个在你的屏幕上会不断地出现。

  另一个例子,最好的事情,当我出版一本书的时候,我将给大家印出来,在报纸上等等,我们可以写几句好听的话。我想做的,比如说我可以把它放在婚礼上,因为人们在这些体验的过程当中,见面他们会互相产生爱慕,他们想结婚,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感觉,像人们参与游戏的时候都在婚礼上,所以没有什么压力,但是这个就是我们的呼吁。如果您做了这些体验,能够在十年前就做这个叙事的话,你就可以找到你合适的那一位。

  如何去学习跳舞呢?我们都想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我们想自己来创造出自己的叙事,也成为讲故事的人,所以我们有时候可以评论一下观众是怎么看的。有些不好的消息,当然也有好消息,我们一直把我们的书改编成电影,在世界另一端也有很多空间,他们在三十年里一直在攻关。我们有很大的文学家、艺术家,像莎士比亚,他们就是偷。所以这是一个事情,就是偷。事实上我超前了,实际上谈到偷,不要在跳舞的时候上晚餐。

  什么是最糟糕的体验呢?就像我这样,你戴上你的耳机,你发现这里有两个角色,你有感情上的,一个人吃这个,另一个人吃那个。因为你是观众,我想如果你没有眼睛你会怎么样?因为有显示器,你想到处走走,想去体验,想发现极限,想探索。所有的事情都在发生,我只是想拿走我的东西,我看看角色离开我的身体,我转过身来让它穿过我身边,在舞台上消失。这种很奇怪的经验,看着身体走出自己,这实际上就是制片人所达到的效果。当有人来跳舞的时候,并且知道他自己在跳舞,戴上这个显示器,不要让他们再坐下。

  我们能偷什么呢?我们的观众想做很多事情,如果我们谈,比如说历史吧,我们谈能做什么呢?他们想让别人看见,被认可,也想成为群体的一员,这是我刚才所谈到的。

  能做什么呢?我们谈我们从游戏当中能偷点什么。这是一个场面,从这个神话当中,有人玩神话吗?这个游戏是大约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我想描述一下这些基本的机制,可能是两次了。你发现自己处在这样的社会里,四下转一下你会探索,定期地你会发现这些神秘的书,它会解释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还有这个角色的任务。你探索,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回报,你就得到了故事,然后他们跳舞,然后他们吃饭。是吧?有道理吧?我们正在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来锻炼他们自己的能力。而且我们也在和他们一起战斗,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玩游戏的回报。

  现在我们总是想人们在故事的这些背景下,比如说转换角色,转换场景。其实我不喜欢这个,因为这是我的工作,观众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他们在故事当中有很多可以转变,但是作为观众也是要遵守规则的,这是一个好的。想象一下这个背景,想象一下虚拟现实的这些沉浸技术,我们看到有个人死了,躺在地上,我们打开窗户看到脚印,看到谋杀者,看到他们正跑出院子外,让他们去选择一下他们任何的角色吧。他们可以跟着这个线索,跟着那个线索,每个事都可以做,可以跑,但是都让他们去表演,去收集这些线索,然后让他们自己去整理。

  我很感兴趣的是我们知道有很多虚拟现实的剧本,有的像侦探,有的是神秘故事,他们从诗史开始有各种方法去调查,比如说找到谋杀者。他们确实有很多的情节,我是说有很多的线索,然后调查。

  我们看看英雄瞬间,在看电影的时候我们总是看到这些表演,把英雄放在高峰,人们总是在谈他们离开电影院的时候。事实上他们的区别并不是很大,你们得把这个时刻创造出来,你是观众,这是主角,这就是人们所谈的,他们想谈他们自己。比如说在这个体育项目上,你看到人们总是拍他们的英雄壮举,他们实际上总是被放在电视上的。

  这种沉浸式的戏剧,比如说在工作坊里的展示,我们可以看到能源,可以创造一对一的角色,这就是英雄的对观众的展示。我们可以看到跟朋友交流的时候,这是个人有特色的时刻,当我们从这个沉浸式故事出来时候就可以看到这种感觉。是的,它会使我们有很多的不眠之夜,因为有时候我们可以谈到很多的,比如说没有计划的,或者打破预期的结果。

  是的,我会简单地讲一讲我们做的一个项目,因为它展示出了我刚才讲的,也谈到在叙事当中所用的维度。我们在讲述一个故事,也就是一个老人,他很幸运,和角色有很多的讨价还价,你总是给他关照,人们总是给他照顾,这是一个有好运的老人。我想来到这个墓地,我们可以找一个坟墓,也就是有人去世了,在你出生的那一天,就这样的,我做一些好事吧。这有什么意义呢?我就是给他们做一下,然后跟他们讲讲。是的,有人做了,有人选他们的朋友,选他们的孩子。在这个项目之后,有人说它是一个艺术家的领域的人,看了很多的电影,他们就参与了这个,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在这个框架里面,我们已经创立了这个故事的背景,给大家展示,而且把自己的经历体现出来,再和它结合到墓地的陌生人。有些人放一些水,放一些花,有些就是待在那和他说话。

  昨天在小组讨论当中,有一位嘉宾说我们学会了说如何解读时间,在VR当中我们学会了如何解读空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作为沉浸式叙述者,我们如何探索第四个领域、第四个空间?如何让观众参与其中?在艺术体验当中融入这些元素,观众的生活是你可以进行设计的。

  如果你的平台不能够互动呢?你如果想要打造一个360度视频,或者说写一个小说,它的本质是不具有互动性的怎么办?大家的兜里都有手机,在做完游戏行业之后,我写了一本书。我写了这本书,叫做《卡西的书》,它是关于一名女性遇到了一些不死的灵魂的事情。在书皮上大家可以看到一个电话号码,大家可以打过去,听一听,会有一个女生跟你说我会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你打开这本书,其中有很多证据,大家可以看到一些出生证明,餐馆的菜单,大家也可以看到甩了她的那个男朋友,也有男朋友的电话号码,我们可以将这些线索拼接起来。还有一个朋友创立的公司,如果大家仅仅只读这本书的话,它就很像一个成人的小说。但是如果你想进行其他选择的话,你也可以这样做,它带来哪些不同呢?这是这本书的销量,这是我其他书的销量,所以大家都喜欢跳舞这个部分。

  第二点,让观众有存在感,这是我们需要向游戏学习的,比如说有一些奖杯、星星,当观众做了一些好事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奖励他们,我在偷东西的时候通常想着把事情做得更好。毕加索曾经说,伟大的艺术家都是很会偷的。当我们解决了一个问题的时候,如果观众能够获得一些奖励是很好的,我们要对这些故事进行奖励,因为我们有角色,他们了解这些角色,喜欢这些角色,或者憎恨这些角色,把玩家的故事给他看。

  有一位游戏领域的专家,他打造了很多游戏,他设计了一款VR游戏,可以有一些机器人去完成不同的任务,电脑会追踪人们的做法。我们进入小镇,进入村庄,我们通过激光射击拯救村庄,观众非常喜欢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情景,他们非常喜欢作为故事当中的英雄。这对我们来说非常简单,在VR体验当中我们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他们做了什么,我们知道顺序是如何的,我们知道他们是如何破案的,我们可以将他们作为故事的英雄。

  第三,建立团队。让我们花点时间想一想如何让人们讲自己的故事,游戏机制热图,我们将自己做的和其他人做的相比,让大家互相交流VR的体验。我可以让观众与其他的观众进行比较,这样就可以让观众有一种团队的感受,他们觉得自己不止是一个孤立的个体,而是团队当中的一员。这也在科幻小说当中有所体现,比如说就在kindle电子书里面,大家可以对重点语句进行突出,我在读电子书的时候可以看到其他人重点标记的部分,我可以决定我是否认同其他人的做法,我是否觉得这些语句也很重要,这就很像是在团队当中做事。作为团体当中的一员是这个时代的特性之一,这是facebook采取的一个概念。

  还有一些非常明显的事情,首先要尊重我们的粉丝,倾听他们的声音,而且要清晰地表现出你听了他们的意见。不一定真的要按照他们的话来做,有的时候他们会提供一些非常有趣的建议,我们要充分地利用关注的力量。二十年前如果我们在一部电影当中邀请斯嘉丽约翰逊来出演的话会是很好的,但现在粉丝可以通过他们的网络来传达情绪,来对电影进行评分和评价,给观众一定的展示,给粉丝一定的展示,让粉丝去表达他们的观点。因为这样,你就可以去真正倾听他们的声音,并且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第三点就是要帮助他们进行分享,要提供一些非常便利的渠道让他们进行分享。

  谈到这里,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沉浸式叙事的未来在哪?我有一些想法,我们回到这张图。这种现象并不会在短期内改变观众对整个循环的掌控,只会增强。十年之前如果你想看电视节目的话,你必须要在固定的时间去看这个节目。而现在并不是如此,现在人们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看他们想看的东西。在座的各位,十年前也许就是这样的,那么这意味着什么?人们越来越多的想要更便捷地获得体验。

  在北美我们经常会说家庭影院这个概念,在家庭当中设置一个大屏幕。这是一个舞台,在左边大家可以看到,我不想给大家展示一幅特定的AR眼镜。在这边大家可以看到亚马逊的一系列产品,那么我们如何将这些产品与家庭影院进行结合?

  当我的女儿11岁的时候,她从房间当中出来,她哭了,因为她没有收到录取信,她知道这也许不是真的,但是她没有收到这封信足以让她哭泣。那么我们怎样做呢?AR可以设计这样的场景,让一个猫头鹰带着这封信进入这样一个场景,有能力带来录取信。

  下一个阶段,我的女儿在房间当中,我们可以让亚马逊的装置大喊哈利波特需要你的帮助,它可以让书中的角色与你进行交流,我们可以用一些对话的装置来让观众与机器有真正的对话。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这个网站,这样一些人希望用一种全新的技术设计有声读物,这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启示,如果我们不断地让角色来进行,我们可以将这一系列结合起来,这样你们的女儿就可以在客厅当中与一些装置进行交流。我们可以决定它是否以正确的方式挥动了她的魔法棒,我们的机器也可以判断她是否以正确的方式说了咒语,我们可以做到这些。当我小时候,我非常想在橱柜当中找到通往纳尼亚的门。

  下面来总结一下,现在纽约的一家公司说因为三十分钟过去了,有人已经在网上发了推特,今天我想给大家说的最后一点,我们进入了一个集体观众的时代,我们的艺术更像是跳舞,而不是就餐。我们通常认为在沉浸叙事当中,艺术家是提供内容的,观众是享受体验的,整个团队都可以共享。这就是我要说的。

  VR网将为大家带来有关青岛国际VR影像周的更多信息,请持续关注VR网的后续报道。

  本文由VR网原创,转载请注明VR网及回链。

  关注VR网官方微信公众号“VR平台”,获取更多VR/AR行业新鲜资讯。

\

相关推荐

相关商品

更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