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R新贵到企业易主,融资7500万美元的Meta为何9个月资金耗尽?

来源:猎云网 作者:zxd 阅读:181 2019-01-22

  这周我与开发AR的Meta公司创始人Meron Gribetz进行了电话交谈,电话里他说明了该初创公司在过去九个月耗尽资金的情况。

  据Crunchbase说,Meta共获得约7500万美元融资,包括Gribetz在2016年TED演讲中推广该公司的Meta 2 AR耳机及其人机界面概念的几个月后宣布获其最大的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599f212b5d1641178f66d35ab7fb7aea.jpg

  据安排Gribetz和我电话采访的销售代表Stuart McFaul说,以下是那场TED演讲要点汇集:

  1.挑战:Meta作为一家不知名的AR公司,与微软的Hololens和谷歌资助的Magic Leap竞争。Meta公司打算在已延期一年及没有销售主管的情况下推出他们的最新产品。

  2.解决办法:Spiralgroup总裁斯图尔特·麦克福尔担任代理营销副总裁。他带领他的团队参与发布会的各个方面,包括所有公关、社交媒体、通讯和广告,以及展示的开发和培训。在2016年Ted 大会上帮助促成了Gribetz的首次亮相,并使Gribetz在TED的首次演讲获得各媒体的追捧。我们达成了一个为期两周的"禁运视窗"协议,允许Meta向数十家顶级媒体全面介绍情况。

  3.成果:Meta的发布会得到了一致好评,并使该公司确立为技术领袖和成为以大公司为主的AR领域的宠儿。仅发布会的新闻就在全球产生了超过2亿次的印刷量,这是Meta当时最初营销投入的投资收益率的16倍。新闻报道的次数已达到210亿次。

  去年,长期沉寂的Meta公司显然陷入困境。

  彭博社9月报道称,在“中国政府向我们的主要投资者发出正式请求,要求他们根据特朗普政府最近的行动重新评估这笔交易”后,Gribetz解雇了员工。

  Gribetz无法获得更多融资,上周在针对该公司的专利侵权诉讼而提交的一封信中披露“Meta公司现资不抵债”。

  Gribetz在电话中说:“最后一步是,持有我们担保债务的银行把我们的担保债务作为贷款,并将公司资产根据《统一商法典》出售给了一位现不能透露姓名的私人投资者。”

  Gribetz说,在巅峰时期,Meta公司雇用了约130至150人。他拒绝透露关键信息,包括谁购买了该公司,何时可能透露买家信息,或是Meta 2耳机的销量。

  但他回答了其他问题。

  以下为访谈实录,笔者删减。

  Meron Gribetz: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UploadVR:我可以。

  Gribetz:好的,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也将有问必答,所以我们直接开始吧。

  Stuart McFaul:你想先告诉他事件的框架还是?

  Gribetz:好的,是这样,我认为简而言之就是Meta因出售而易主了。Meta的资产是安全的也将会有新的未来。这是整体的概要,你可以引导性的问你尤其想了解的事情。我将尽可能给予你清晰透明的回答。我需提前说明的是,因为我不再是这家公司的所有者,我应尊重新的新老板所提出的一些保密性事项。因此我为我所不能回答的关于公司未来的一些事宜提前向你道歉,但我一定能讲述过去我作为Meta首席执行官时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整体情况介绍并因回答不完整性再次向你致歉。但我想让你知道,我组织这次对话的目的就是回答你任何想问的问题。所以我们开始吧。

  UploadVR:那么你能告诉我们,谁是现在的新老板吗?

  Gribetz:是这样的,这就是其中一项他们要求保密的事项,我必须遵从他们的要求。

  UploadVR:那你觉得什么时候他们会公开?

  Gribetz:他们还未告知我们具体日期,但我已向他们提出告知媒体具体公布日期的请求,我将在知道后即刻予你答复。

  UploadVR:您能告诉我您试图获得下一轮融资并最终以此方案结束的历程吗?

  Gribetz:当然可以。总体而言就是我作为Meta首席执行官的几个月里,我一直与一家中国风险投资公司寻求合作,希望能获得一大笔资金。不幸的是,就如彭博社对此进行详尽的报道及事实的核实一样,由于中美贸易战,中国公司在最后一刻取消了交易。这样的结果是我们逐渐耗尽公司的资金。所以九月起,我们解散了公司,我几近疯狂的寻找过桥融资以拯救公司。但是我们还是没能吸引新的注入资金,最终耗尽公司资源。最后一步是,持有我们担保债务的银行把我们的担保债务作为贷款,并将资产根据《统一商法典》出售给了一位现不能透露姓名的私人投资者。这就是所有的具体细节。

  UploadVR:您能说明一下,您对这个结果有选择吗?你是选择了买方,或者是易手的过程?

  Gribetz:银行是将整个公司资产卖给第三方的那一方,不是我。不能说我是否有过选择,但你可以推测我不是主导出售公司的一方。

  UploadVR:你知道在这次易主之后你会在公司起什么作用吗?

  Gribetz:这一点我不能做评论,但对于我个人而言,就像我在2016年TED演讲时所说的,是将具备光场显示、照片真实感、沉浸式体验和直观自然的界面的带状眼镜推广给100万用户。不论我接下来将做什么, 也不论AR技术的发展进程,我都致力于这么做。所以, 这些就是我现在可以说的关于我下一步的计划。

  我是那些非常热衷于这个领域的人之一……我不会因为这场贸易战而遭受非常大的挫折。我不会把现在作为我事业的终点。

  UploadVR:当你提到公司资产的时候,那么在出售时公司还有哪些资产?你能描述一下Meta公司鼎盛时期的场景吗?

  Gribetz:当然可以了,问得好。

  UploadVR:公司曾有多少员工?

  Gribetz:我们当时有双方转移资产包括:我们可公开的和不能公开的,你可以想象是属于未来的产品线的。那些是主要出售的资产。在巅峰期,我们有超过100名员工,确切数字应该是接近130至150名这样。所以,你知道,我们的团队规模比The Magic Leap或负责HoloLens的微软团队要小得多。我的确觉得现在这个关头很艰难,但我为我们曾经创造的一些东西感到很自豪,我们的Meta 2的视觉部分被评为最好的之一,而我们仅以我们的竞争对手所拥有的成本和团队规模的一小部分,获得这个荣誉。所以这就是我对过去的看法(笑),但你知道现在,我希望这些资产在新家能做得更好。

  UploadVR:你现在回想这些历程,其中最大的失误是什么,还是说有多重错误?

  Gribetz:任何人第一次担任首席执行官,或者身处VR或AR这样非常棘手行业中的任何人都会面临多重错误,但我认为,导致整个公司最终终结的原因是,我们应该认识到,美国风险投资公司过去三年没有在AR 或VR硬件领域投资,几乎没有达成交易,或是任何重要的交易。过去几年,中国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呈指数级增长。所以,我们必须去资金流向的地方。你知道,我刚刚参加了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与会的AR或VR公司约5/6都来自中国。很明显,中国人的确在这些领域加倍努力。所以我把中国作为重点资金来源,但是贸易战的升级速度比任何人预测的都要快并给我们造成了伤害。

AR设备 AR眼镜 Meta
分享到:
广告